全部商品分类
女装

上衣款式 裙装 裤装

男装

裤装 上衣

童装

裤装 裙装 上衣

外贸尾货区

女装馆 内衣馆 男装馆 户外鞋服 女鞋馆

黄河服装批发市场外迁 阵痛在所难免

来必乐 / 2018-12-12

“133个批发市场要外迁了!”尽管济南批发市场外迁目前还只是规划,但是“批发市场外迁”的舆论持续发酵。“城市病”要治本,批发市场外迁是目前通用的做法,大规模外迁必然伴随“阵痛”……


    5月22日,一则消息在济南迅速传播:133个批发市场要外迁了!

    之所以引发朋友圈狂转,正是因为这令人瞠目的力度,整个济南市区共有187个批发市场,难道超过七成都要搬迁?

    “这个规划相当于指导意见,目前并没有强制力。”作为消息流出方,济南市商务局相关工作人员直言。不过,“批发市场外迁”的舆论却在持续发酵,大产业格局呼之欲出,这暗合了建设“大、强、美、富、通”的现代化省会城市之“大”。逾七成都要搬迁?

    济南百余个批发市场外迁的消息来自于《济南市城市商业网点规划修编(2016—2020)》。在这个文件里,187个批发市场去哪儿都有了详细的规划,而133个规划都要外迁。

    根据上述规划,为了规范批发市场的发展,济南划定了三个区域,禁止建设区、限制建设区和适宜建设区。而按照这三个“圈儿”调整之后,济南将有理想的批发市场布局:“五园三区多点”空间布局。

    外迁批发市场共有133处,聚集到东北区域市场发展集聚区内发展的有17处,聚集到东部区域市场发展集聚区内发展的有20处,聚集到济南西北区域市场发展集聚区内发展的有7处,聚集到经十西路汽车后市场商贸产业园内发展的有27处,聚集至山大路科技市场转型升级商贸产业园内发展的有10处。

    另外,调整至黄台建材家居商贸产业园内发展的有20处,调整至张庄路茶叶及茶文化商贸产业园的有10处,调整至泺口服装服饰商贸产业园内发展的有8处,调整到燕山黄金珠宝交易集聚区发展的有3处……此外,还要提升54处批发市场。

    新市场试图觅商机

    “批发市场计划什么时候外迁?”这个消息一出,市商务局就接到了不少媒体的问询电话。而实际上,此规划相当于指导意见和专家建议,并没有强制力。公开信息显示,2016年8月,市商务局就组织召开过《济南市城市商业网点规划修编(2016-2020)》专家咨询会,以增强《规划》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。

    更为关注此事的则是规划所涉及的批发市场们。5月22日上午,泺口服装城相关负责人认真地把这个消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。“我们不用搬迁,只是要在原址基础上完善配套设施,实际上市场这些年一直在进行转型升级!”

    另一家涉及搬迁的市场负责人则直言,“刚看到这个消息,短期搬迁的可能性不大吧!”记者注意到,根据规划,调整到泺口服装服饰商贸产业园内发展的8处批发市场,多数本身就位于泺口服装城周边,比如之江商城、济南窗帘城、济南眼镜市场、缤纷五洲商城等。

    而其他涉及调整的批发市场,也有不少就是将零散各处的批发市场聚集到本已成熟的区域内。很快,就有市场试图觅得其中的商机。消息传出当天,位于适宜建设区的一家市场的负责人就开始琢(,“我们这么大的场地,能否承接一部分外迁的市场?”治本“城市病”就得外迁

    尽管济南批发市场外迁目前还只是规划,并没有限定的时间,但以批发业态为主的传统商业在现代商业的冲击下,曾经的区位、交通优势等正成为城市进一步发展的掣肘。这在全国范围来看都是通病,治本“城市病”,批发市场外迁是目前通用的做法。

    目前,北京的动物园批发市场已基本向天津西青、燕郊等地搬迁完毕,原有区域已成为科技、金融和公共服务的高地。2012年,郑州市政府就出台了《关于加快推进中心城区市场外迁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目前位于市郊的12个市场外迁承接地已全部开工建设,其中10个项目部分区域已开业运营。

    “传统批发市场外迁,本就是大势所趋!”济南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征分析,现在部分大城市都在酝酿或推进批发市场外迁的工作,济南在“打造四个中心、建设现代泉城”的大背景下,外迁和改造批发市场是非常有必要的,对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,加速城市“腾笼换鸟”,推动产城融合都有着积极意义。

    以郑州为例,分布在四环外的12个新型市场集聚区如同镶嵌在郑州周边的“金腰带”,不仅是177个外迁市场承接地,更是连通郑州都市区与县域经济的“金纽带”,成为郑州统筹城乡发展、破解二元结构、拓展未来发展空间的重要平台。

    再看济南,划定的适宜建设区是黄河以北、二环西路以西、二环南路以南-中心城规划边界以北、奥体中路以东区域(不包含限制建设区和禁止建设区),同样也是连接主城区和县域经济的纽带区,而县域经济本就是济南的短板和痛点。“毫无疑问,批发市场承接区在经济上肯定能得到带动!”王征说。

    大规模外迁伴随“阵痛”

    “一个必须得直视的问题是,大规模外迁必然会伴随‘阵痛’!”王征分析,与零售市场相比,批发和市民的距离相对远一些,但像果品批发市场、蔬菜批发市场等其实还是有大量零售客户的,涉及群众日常生活的批发市场外迁还是要考虑方便群众的。

    这就需要在零售网点布局上多做打算,既要“拆庙”,也得“建庙”。“以蔬菜批发市场为例,外迁之后,市区蔬菜价格会不会被趁机哄抬,路边摊会不会再冒出来,这些都得考虑到,涉及物价、工商、城管等多个部门,市场不可能自发到位,必须得不断纠错。”

    还有一个可以预见的“阻力”是老市场不愿意放人,承接地配套欠缺。根据《北京商报》2014年底的报道,商户对于外迁充满徘徊,有些老市场对商户外迁并不配合,而新市场最初则是冷清度日。当年承接北京的批发市场的白沟、永清等地交通配套和城市基础设施都还是欠缺的。

    “批发市场外迁后,最重要的还是得把腾出来的地方填满!”王征认为,批发市场外迁得严防出现空心化,不能只见外迁不见优化,一方面迁出,一方面引入,真正把迁出和迁入两个市场都搞活,绝不是简单的一迁了之。